AruQ!

感谢关注!

[MHA/胜出]英雄人偶的房间空无一物

!!!给蓝莓扩

茶杯刺猬:

2017.10.7广州小英雄only小料《勇》收录文 解禁




场贩完售大感谢!








——








01.






英雄人偶的房间空无一物。


也不算是太空,因为还有整齐摆放的一排鞋子,被洗干净了挂在晾干台上的杯子,和一个堆着资料的书桌。成为职业英雄这么多年,除了拥有令社会为之叹服的表现和无数的荣誉,他也已经成为了一个会料理自己的生活的人。冰箱不会结霜,他也不会被咖啡烫到嘴。


闹钟响起了,熟睡中的英雄睁开了双眼,敲掉闹钟,揉揉一头蓬松的头发,他的双眼里闪着光——属于全新的英雄时代的,让人看见就会觉得很安心的光,足够照亮这个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还有放在他床头的一张被嵌进玻璃框照片。


他是一个出色的英雄,毋庸置疑。




02.




英雄人偶的办公室也空空荡荡。


桌上放着一张刻好的DVD,不用想也知道是这一次雄英体育祭的录像。作为最活跃的职业英雄事务所,完成本职任务之外他也帮助自己曾经的学校培养了不计其数的人才。


“总之…大概是这几个,帮我写好聘书以邮件的形式传回去就可以了,辛苦了…!”


见过英雄人偶的人都知道,他总是为自己的属下认真地讲解了如何做之后不忘了笑着鞠个躬,是因为经常埋头做事吗,他总是在言谈中显得有些腼腆,笑容带着不纯圌熟的、似乎麻烦了别人的歉意。当然啦,这样一位站在顶峰却是这么谦逊的人,没有人能拒绝他的工作。


“英雄人偶真是个善良的人啊。”他们感叹。时代的象征,也是业界的楷模,与热衷于参加各种访谈节目或是选秀的职业英雄们不同,英雄人偶接下的公众活动数量非常少,较之曾经的和平象征欧鲁麦特,他似乎除了工作极少在大众的视野范围内夸张地亮相。


唯一相同的,大概只剩下了在他喊出“我来了”时那个闪亮而孤独的背影,和面对新来的孩子时的威风凛凛。




“第一次的任务,就是为明天的烟火大会提供安全保障。能做到吗?”


这一次来实习的英雄科孩子有着亮晶晶的眼睛,听着英雄人偶的训话时就像有星星冒出来一样,把头点得像捣蒜。真好啊,是个乖巧的孩子,职业英雄在心里感叹着还好不是什么难伺候的小鬼头,然后又自顾自地笑起来。


“人偶先生,请问您在笑什么…?”


“啊…不,没什么。”他用留着疤痕的手摸了摸高中生的头,温柔溢出眼角。


他笑着想,还有谁会比那个人更难伺候啊。




03.




英雄人偶心里也是住着人的,虽然不那么多人知道。




继承了ONE·FOR·ALL的英雄在那一年毕业,立刻在就职的事务所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虽然还是刚刚起步,却也迅速地做出了漂亮的答卷。而与此同时,另一个TOP事务所里桀骜的新人也同样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年轻的职业英雄爆杀王,以压倒性的力量崛起。两个从中学时期就一直为人们所知的不合的幼驯染,却以各自的实力再次同时站在了顶尖,不同的是,相比针锋相对,他们此刻似乎更像是并肩作战的和平的英雄——社会安然的双核心,虽然彼此不相容,却也处于绝对的和谐之中。




“哈?和那家伙的关系?老圌子无可奉告。——记住我迟早把他踩在脚下就够了。”爆杀王把事务所的门摔得震天响的画面通过电视屏幕进入了英雄人偶的眼中,绿色头发的少年叹了一口气,站起身猫着腰,小心地拉开了自家厨房的门。




金色的毛茸茸的后脑勺映在眼中,那个人围着有些违和感的围裙,正在洗他昨晚整理资料时用来泡咖啡的杯子,他放轻了脚步走进去,手臂圈上了对方结实的腰。




“小胜。”他轻轻唤了一声,把侧脸贴在拥有结实背肌的少年身上,感觉到了那个人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动摇,他知道这个时候只要自己抬起头,就能对上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和一双困惑的、又笃定的赤红色双瞳。那张脸越凑越近,穿着软乎乎宽松家居服的职业英雄半阖上了眼。




他想,他们可能要接吻了。




“今晚事务所接了工作。”但是他只是把头转回去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啊…听说是非常大规模的烟火大会,所以附近的几个英雄事务所都接到了维持秩序的委托,果然小胜那边也…”英雄人偶嘀嘀咕咕的习惯又出来了,他凑近一点去窥探恋人的面孔,“诶,那个,我的话是在A区,小胜的话…”




“A区。”




“咦?”




“还不是你事务所的哪个混圌蛋前辈又多嘴了,故意的一样,”自家恋人嗤笑了一声,声音里却好像也有着别的情绪,那大概比生气要柔和一点,“就这么想看我宰了你吗。”他想要反驳一句才不是,但是却被突然回过来的头和温暖的嘴唇堵住了。




“还是说,其实是你让他这么做的?”笑得自满又愉快的少年冲着脸涨红的他扬了扬眉,手上的海绵里泡泡漫出来。




 




04.




海风不算很大,在这里会有一场非常美好的烟火大会。穿着浴衣的女孩子和男孩子走在海岸,有一些牵着手,当有巡逻的职业英雄走来时,男孩子会牵住身边恋人的手避让开一些,并对他们投去微笑。




实习英雄小心翼翼地跟在职业英雄的身后,看着浅绿色的兔耳朵在自己的眼前一摇一晃,这样想来,其实这个人并没比自己年长多少,其实看起来也不算特别高,甚至还有一点纤细…这样的肩膀承载着整个世界吗。




会有某个归处,可以让英雄人偶稍作休息吗?




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撞上了身前突然停下的人。捂着脑袋抬起头时,NO.1的英雄已经眺望向远处,那是与海相反的方向,即使是不谙世事的孩子,也在一瞬间明白了他在看什么。在那个地方,有一个废弃三年的遗址,不过最近似乎快要被拆掉了,骑车经过的时候有看到开过去的推土机。




05.




“好痛——!”




战斗服的兔耳朵被突然拎起,整个人以一种跌跌撞撞的姿态摔进了温暖的胸膛。少年有些慌张地眨着大大的眼睛,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鼻尖触着另一个人胸口热乎乎的皮肤,鼻息扑上去的时候,他会有些不自然地朝后退一退。




“你这废物,走路不知道看路吗!”




分明是嫌他挡住了游人的通道才拎他的爆杀王,此刻却丝毫不顾忌四周投来目光的群众,对着另一个职业英雄一通乱骂,被骂的那一个却也只是笑着低下头挠挠自己的头,向周围的人赔去抱歉的笑容。




直到穿着浴衣的男男女圌女被这架势吓跑得差不多了,他才看到一只戴着厚重的手套的手向他伸过来。




“爱牵不牵,不牵就去死吧。”




爆杀王的头扭过去看着海平面上飞过的海鸥,他的耳朵泛着红。然后他的手被同样戴着手套的手小心地抓圌住了,隔着两层厚厚的布料,体温也被分散得差不多,粗糙的触感摩挲着他们都结着疤痕和厚茧的掌心和指腹。他们没有行进,英雄前行之路必然是独自一人的,但是停驻不是。




就像几个小时后突如其来的敌人的侵袭,既不让他们停下脚步,也不让他们紧紧相依。




“小胜!”他把伤者小心地交给身边的职业英雄,转身向那个正在追着一个逃走的敌人的背影,“等等,我和你一起——”




“留在这里。”金发的英雄回过头,他的眼神冷酷,嘴角却带着笑,那是他工作时一贯的神情,是他最喜欢的,小胜认真专注的样子。即使那个时候他的眼中只剩下了他所追求的压倒性的胜利,看不到自己的身影,他也打心眼里爱着,这样的一个英雄,“不能让群众这边的力量被削弱太多。别的职业英雄也追过去了,说到底,那群杂鱼的话,我一个人来对付也无妨。”




“可是…”




“少他圌妈废话了。”他听起来似乎已经不耐烦了,掌心间的火光在闪烁,是即将运用个性高速移动的准备动作,“你也好歹算是个职业英雄了吧。”




“是的话,就别给老圌子丢脸。”




 




英雄爆杀王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别丢脸。




虽然他觉得自己做得很烂。




他在那个人行进的方向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规模的爆炸,近乎毁灭性的自杀式袭圌击。前往那个方向追击的职业英雄几乎无一幸免,活下来的都因重伤而需要长时间地告别工作。背向大海,他看到巨大而升腾的蘑菇云,他心里还曾经抱着一丝侥幸。




那个人的话,一定比谁都厉害,一定会活下来的。




会像以前一样,哪怕被抓走,哪怕被要挟,被强迫,都一定能想尽办法逃出来,就算已经浑身是血,就算已经摇摇欲坠,也会站在废墟里露出笑容,嘴角咧得不像个好人,破碎的战斗服包裹的身体上布满伤痕。布满他一次次地在相拥入眠时小心地伸出手抚过的疤。




直到他发现在哪里都找不到了,自己的小胜。




好像是什么早就应该列入范围内的告别方式,他这么告诉自己。他的英雄只是像往常一样执行着任务,等待着结束这一场之后就和他一起回家,哪怕没有看到本来可以一起看的,精心安排的烟火。他想过的。他们只是像往常一样出来接了个任务而已,只是这一次没有和往常一样的结尾。




所以自然也什么都没有,连告别都没有的突兀中断的,他们的故事。




是英雄注定的故事。而不是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的故事。




 




06.




烟火在他身后的海面绽开,他背对着海,身后是盛放的最华丽的颜色,面前是空空的、黯然失色的城市,和他失去了自己的英雄的废墟。




是因为带着实习英雄需要讲解太多东西吧,今天实在太累了。他这么告诉自己,眼睛轻轻地闭上。他想快点结束今天的工作,回去睡个好觉。




07.




黑色的夜空闪过的紫色照亮了房间,也照亮了爆豪胜己被汗水浸透的后背。绿谷出久靠在他的怀里,喘息还因为刚才激烈的欢好没有停下,眼前却已经因为疲倦而开始模糊了起来。




“喂,臭书呆圌子,别睡啊。睡过去的话会做不好的梦的。”




“外面好像在有烟火。”




“喂。”




别睡啊,废久。




 




绿谷出久睁开了眼睛。没有爆炸,没有黑暗里残损的废墟,自然也没有烟火,只有夺目的白昼的光辉,打在他的脸颊,他蓬松的柔软的头发上。




“是梦吗?”




他的手小心地伸进被子里摸索,手指触上带着温度的被褥,试图在那里面摸圌到一个温暖的,宽厚的,有着许多疤痕的后背。




但是什么都没有摸圌到,闹钟响起,和着他突然流下的眼泪,在这个房间里孤独地旋转。




英雄人偶的房间,依旧空无一物。




今天是英雄爆杀王牺牲的第三年零一天。








 





评论

热度(102)